對談

紀錄因緣際會和音樂圈老前輩的一段對話。

最近因緣際會和音樂圈的老前輩閒話了一番。我們交換了很多音樂的想法,他也給了我很多關於音樂與商業上的經驗與建議,也聊了很多過去的回憶以及教學上的心得.

在這過程中,我們聊到了蔡依林、周杰倫、羅志祥,也聊到了五月天、蘇打綠、地下樂團 … 還有最近來台灣的 Steve Vai。我們都清楚,一個成功的 “商業” 模式,絕對不是只有塑造一個明星而已,而是背後的經營團隊。而從現況看來,十年後檯面上的可能還是這些人 … 因為我們並沒有像韓國那樣,有計畫性的在栽培新人 … 不管是音樂圈、還是體育界、藝文屆 ..

聊著聊著,或許對於台灣大環境的不滿,他突然語重心長問我:“台灣的音樂怎麼辦?”

坦白講,我也不知道怎麼辦。因為同樣的問題,我教學過程中也一直都遭遇著。學生聽的東西太狹隘,稍微有深度的無法接受。學生不會思考,無法舉一反三,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。

身邊的人聽的東西有限,有深度的聽不懂,廣度也不夠,最近十年流行爵士,台中有爵士音樂節,台北有兩廳院有戶外免費的爵士音樂可以聽,我試著推廣給朋友,可是大多也只是視覺上的聆聽 … 去到現場,大多也只是趕流行,或者跟著文青而已 …

不久前我跟朋友分享音樂與商業的看法,我比較直白的結論就是:

純音樂賣不了錢,詞要跟愛情有關,速度不能太快,曲風不能太純

現實的市場就是這樣.

對於音樂環境,我也想過,我把這一切歸咎於 “教育” 因素。老師教什麼,家長聽什麼,媒體播什麼;老師怎麼教,家長怎麼看待音樂,媒體怎麼操作 … 當然這課題不僅止於 “音樂” … 因該要擴大到 “文化” 了。

我是從古典吉他開始學起的,那大概是伍佰剛開始紅的時期。我的老師那時候會教一些台灣民歌,像是: “草蜢弄雞公”、“丟丟銅”、“望春風” …. 等。其實那時候我不懂,為啥老師不教 “挪威的森林”、“認錯”、或者 “不甘心不放手” … etc.

等到自己有機會教吉他的時候,每天都在講 “西洋樂理” … 教學時,我會談/彈 Rock、Blues、Funk、POP … 等 …

後來有機會去到日本旅遊,發現他們會在街上穿著和服,他們有自己的音樂風格 J-Rock、J-Fusion … 他們重視自己的傳統文化、建築、歷史、飲食。

然後我意會到,我們台灣自稱是華人圈的音樂重鎮,但是我們並沒有屬於自己的音樂文化,我們的根在哪卻不知道 … 我們的音樂,從頭到尾都是舶來品,軟的也好、硬的也罷 ….

我們的文化來自於四面八方的結合,不管是吃的、用的、穿的、教育的、制度的、政治的、文化的 ….. 正所謂一條龍 - 四不像 ……….

我們沒有去思考,沒有評估我們自己的民族特性、條件、資源 … 只是把外來的東西不斷的堆疊 …

坦白講,聊到最後我也是覺得很絕望的。但是就像老前輩說的,只要能持續的影響十分之一人,三年後就能影響超過一半的人 …

一直以來,教育是我覺得要提升人民素質唯一的方法。教育不是要告訴學生有多少東西要記憶、背誦、要考試 … 教育是要我們的下一代能夠有 “獨立思考”、“明辨是非”、“培養創造力” …

而 “音樂教育” 是我的方法而已 …


延伸閱讀

站內資料

  • 2014 伍佰無盡閃亮的高雄小巨蛋演唱會 - 觀後感 + 聊聊記憶中的伍佰

參考資料

  • Steve Vai 2013 台北音樂會
  • 台灣的藍調在南方

更新紀錄

  • 原文網址:http://rickmidi.blogspot.com/2013/09/blog-post.html
  • 初版:2013/09/01
Last modified 2013/09/01